破解重庆幸运农场技巧
下載手機客戶端
首頁 >

他們的名字,永遠銘刻在城市的大街小巷

時間:2019-06-12  責編:溫漫  來源:中國軍網  作者:田志國 孫健 喬振友標簽:英雄 英烈精神

6

  哈爾濱市紅色主題街道示意圖。孫 健制圖

  英雄是一個時代高高聳立的精神豐碑,蘊含著激勵人們前行的偉力。
  英雄的名字不只是一個符號,當那些帶著熱血與溫度的符號內化為城市的精神時,它就有了生命,有了靈魂,便融入了城市的血脈之中。
  趙尚志、楊靖宇、趙一曼、李兆麟……這些為人熟知的英雄名字,經常出現在課本中、影視熒幕上。在黑龍江省哈爾濱市,英雄的名字已刻進城市的大街小巷,這些名字所蘊藏的精神礦藏,如同熾熱不息的火焰,沸騰著城市的紅色血液,扎根在百姓心田,為實現中國夢強軍夢注入生生不息的力量。

  他們的名字,哈爾濱從未忘記——
  英雄,已融入哈爾濱的大街小巷

  一條街道就是一部紅色歷史,一個名字就是一個精神標桿。
  漫步哈爾濱市尚志大街,記者發現,這條與百年老街中央大街相平行的街道,車水馬龍,一派繁華景象。
  同行的哈爾濱警備區政委韓玉平告訴記者,哈爾濱主城區有4條以抗聯英雄命名的主要街道,分別是尚志大街、靖宇街、一曼街和兆麟街。與之相對應的,還有4座以英雄名字命名的公園——尚志公園、靖宇公園、一曼公園和兆麟公園。
  銘記英雄,不僅僅是為了紀念他們的豐功偉績,更是為了傳承英雄的精神品格。如今,哈爾濱市上下正著力打造“英雄城國防教育景觀線”。這條景觀線,就是一曼街——靖宇街——尚志大街——兆麟街環形紅色主題街道,以及這個線路周邊的數十個革命遺址、遺跡和紀念館。
  沿著尚志大街往南走,就到了一曼街。在這條街上有東北烈士紀念館、趙一曼被捕養傷室等遺址,前來參觀學習的游客絡繹不絕。
  一曼公園里,南崗區人武部正組織民兵在趙一曼的雕像前開展主題教育活動。人武部領導深情朗讀趙一曼犧牲前夕寫給兒子的家書,民兵們靜靜聆聽,眼神里滿是感動。公園管理處的工作人員介紹,每天都有群眾自發前來祭掃,每逢清明節、國家公祭日等節日,各界群眾和部隊官兵都要來此參加隆重的祭奠儀式。
  “英雄的名字與精神是永難磨滅的歷史記憶,將他們的名字和事跡融入城市景觀,可以讓市民時時感受到強烈的英雄精神和英雄文化。”韓玉平說。
  一條英雄街、一座紅色城。幾天時間里,記者在哈爾濱多個縣(市、區)走訪,甲洲路、延川大街、雅臣大街、蕭紅大街、以哲公園……無數個英雄的名字銘刻在城市的大街小巷。
  歲月流逝,這些街道和公園,早已不是曾經的模樣,但永遠不會磨去英雄名字的棱角,它們自冠名之日起,就承載著這座城市對英雄的追思與懷念。
  革命先烈豐功偉績不能忘,新時期的英雄同樣被哈爾濱人民銘記。以蘇寧名字命名的蘇寧廣場,如今已成為哈爾濱市黨政機關和廣大市民開展紀念活動的重要場所;以“感動中國”人物馬旭名字命名的“馬旭文博館”已破土動工;18個縣(市、區)全部建成軍人榮譽墻……

  他們的名字,青少年耳熟能詳——
  英雄,已成為莘莘學子心中的航標

  楊靖宇紅軍小學、兆麟小學、尚志中學、一曼中學、張甲洲紅軍小學、蕭紅小學、雷鋒小學、雅臣幼兒園……在哈爾濱,以英雄名字命名的街道星羅棋布,以英雄名字命名的學校也有幾十所。
  繼紅小學,原名東北烈士子弟小學,當時接收的都是東北烈士子弟,后更名為繼紅小學,意為“繼承先烈遺志,發揚紅色精神”。
  育紅小學,前身為1948年中原軍政大學子弟學校“育才小學”,1949年二野征戰大西南隨遷至重慶,更名為建軍小學,1952年以西南軍區軍政大學為基礎組建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工程學院,隨遷至哈爾濱,1965年易名為育紅小學,取培養紅色傳人之意。
  “逐日寇,復東北,天破曉,光華萬丈涌……”在雙城區采訪時,正趕上兆麟中學集會。集會前,全校數千名師生齊唱的這首歌是李兆麟將軍的遺作《露營之歌》。校長徐世英告訴記者,從1946年開始,該校就將這首歌作為校歌,傳唱至今。每年學校都有幾十名學生報考軍校,先后成為原沈陽軍區國防生生源基地、海軍航空兵招生基地、愛國主義教育實驗基地和國防教育實驗基地。
  在南崗小學采訪時,校長興奮地告訴記者:“經上級批準,我們南崗小學馬上就要更名為一曼小學了,這可是我們學校的好事、大事啊!”
  以英雄名為學校名,不單單是一個稱謂的變化,更是一種精神的傳承。這些以英雄名字命名的學校師生對英雄的事跡了然于胸。雙休日節假日,不少學生去紅色場館做義務講解員。
  5月31日,恰逢哈爾濱市新橋小學舉行“國防教育展館”揭牌儀式。步入新橋小學“國防教育展館”,首先進入記者視線的是掛在墻上的全軍十大英模畫像。這些畫像,以前多是在部隊里見到,學校里還是頭次見。
  警備區司令員于興邦介紹,他們從今年4月份啟動“英模畫像進校園”活動,全市所有中小學校都將懸掛十大英模畫像。不僅如此,英模畫像每進一所學校,警備區領導都要進行一次英模事跡宣講。他們還精心制作了全軍十大英模宣傳冊頁,擺放在所有學校的圖書角,學生可隨時翻閱。
  “在青少年心中播下紅色種子,可以更好地培養他們的愛國情懷。”市教育局領導說,在學校建國防教育展館,新橋小學并不是特例,市教育局要求全市每個縣(市、區)至少要建一個學校國防教育展館,而實際建館數量已遠超預期。現在,全市所有中小學都有統一的國防教育教材,他們將與警備區聯手,為每所學校至少培養一名國防教育教員,讓校園國防教育百花齊放春滿園。

  他們的名字,飛入尋常百姓家——
  英雄,已成為全社會尊崇的偶像

  5月10日,2018“感動哈爾濱”年度人物頒獎典禮在哈爾濱市廣播電視臺演播大廳舉行,哈爾濱將軍文化博物館館長王軍獲此殊榮。
  曾上過戰場的王軍,退役后搏擊商場,憑著軍人的堅毅和執著成為民營企業家。富起來后,他先后投入數千萬元創辦了將軍文化博物館、開國將帥園、東北抗聯紀念園、東北民主聯軍紀念園等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和國防教育基地,免費對社會各界開放,每年參觀者達數萬人。
  “讓紅色的軍魂永駐這一片深情的黑土,讓英雄的精神世代相傳;把紅色基因的種子埋進這一片深情的沃土,讓愛國主義精神成為下一代的根和魂,這是一個老兵至死不渝的情懷……”當現場宣讀王軍的頒獎詞時,場下掌聲久久不息。
  像王軍一樣,投身國防教育事業的人在哈爾濱還有很多。
  55歲的退休職工穆紅衛,創辦東方壯歌·東北抗聯體驗式國防教育基地,將紅色文化、英雄精神融入拓展課程;搜集32封英烈抗戰家書,創辦了全國首家抗戰家書館;拍攝《少年趙尚志》等百集抗聯兒童系列劇,到全市中小學巡回播放。
  由哈爾濱市自主擇業軍官群體創辦的某國防教育咨詢有限公司,開發了《踏雪尋根——重走抗聯路》《走進東寧要塞》《與珍寶島同行》等系列紅色研學線路,讓孩子丈量人生足跡、傳承紅色文化、激發愛國情懷。
  由哈爾濱警備區發起的“尋訪抗戰老兵”活動,引來社會各界志愿者報名參加,他們義務尋訪老兵,為老兵作傳,搶救寶貴的精神財富。
  在哈爾濱市采訪,記者深切地感到,尊崇英雄、尊崇軍人已成為哈爾濱人民的自覺行動。火車站建立軍人候車室或候車專區,設置軍人專用售票窗口、軍人自主購(取)票機;機場、公路客運站、銀行、政務等公共服務機構設置軍人優先窗口;市行政區域內,現役軍人、軍隊文職人員、軍隊離退休干部、傷殘軍人憑有效身份證件,可免費乘坐公交車、地鐵等公共交通工具,免費參觀利用公共資源建設的公園、公立博物館等景點;現役軍人、退役軍人及優撫人員到市屬醫療機構就醫,憑有效證件可優先就診……“軍人優先”在哈爾濱已全面覆蓋社會公共服務體系。

  陜西省志丹縣自1936年以英雄“劉志丹”命名后沿用至今——
  “志丹”,故鄉永不磨滅的英雄印記
  ■曹琦 丁木城

  從陜西省延安市出發,驅車沿著省道303一路向西,兩個小時后,車子鉆過一個隧道,眼前豁然開朗,同行的陜西省志丹縣人武部副部長張德強告訴筆者,志丹縣縣城就在這里。
  志丹縣原名保安縣,生于斯長于斯的劉志丹,在這里領導創建了陜甘邊革命根據地和西北革命根據地,為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勝利到達陜北和開赴抗日前線提供了落腳點和出發點。1936年,劉志丹率紅28軍參加東征戰役,東渡黃河,挺進晉西北時不幸犧牲,毛主席為他題詞“群眾領袖、民族英雄”。同年6月,中共中央決定將他的故鄉保安縣改名為志丹縣,以志永久紀念,這一名字也沿用至今。
  在志丹縣城北的炮樓山和瓦窯山之間的山坡上,筆者拜謁了志丹烈士陵園。陵園坐北向南,穿過鑲有鐮刀斧頭的鐵柵欄門,沿著石階拾級而上,可見烈士紀念堂窯洞頂部豎立著一尊鐫刻著“劉志丹之墓”5個大字的石碑,石碑四周擺放著的菊花香氣撲鼻。據陵園工作人員講,每天都有幾撥人來這里深切緬懷革命先烈劉志丹。
  “劉志丹是志丹縣人民的英雄,他的故事是我們最寶貴的精神財富,是進行革命傳統教育、思想政治教育和愛國主義教育的優秀文化資源。”張德強介紹說,陵園始建于1941年,其后多次修繕、擴建。如今每年的新兵啟運、新學期開學、民兵教育、黨員干部教育等時機,他們都會在這里組織開展紅色主題教育活動。
  志丹烈士陵園正對面,是志丹中學。站在陵園門口,便能聽到瑯瑯書聲。“學生怎么樣,祖國的未來就怎么樣。” 志丹縣教育局工作人員告訴筆者,縣里還有一個中國工農紅軍劉志丹小學,他們冠學校以烈士之名,就是希望同學們能銘記歷史、緬懷先烈,將紅色基因根植于血脈。
  陜北人沉默少言,志丹人也不例外,但“劉志丹”三個字絕對是一個拉近彼此距離、打開話匣子的好辦法。講到高興處,上了年紀的人都能隨口哼唱幾句信天游:陜甘的水喲,陜甘的川哎,哪一條那個山路沒走過劉志丹……
  志丹人愛戴劉志丹、尊崇劉志丹,好像他只是一個遠行未歸的鄰家人。在志丹縣,不少居民窗戶的防護欄上,都有一顆紅色五角星鑲嵌其中,很多人家中的墻壁、大門、窗戶上都會貼劉志丹的肖像畫,街道多以紅都、雙擁、保安、愛民命名,每年應征報名的青年中,名字里包含“志”“丹”二字的不在少數。
  采訪結束已是傍晚時分,志丹縣將軍廣場迎來了一天中最熱鬧的時候,一些家長來這里,邊散步邊給孩子講述英雄劉志丹的故事。廣場中央的劉志丹雕像下,一個孩子湊過來問筆者:“這就是我們的劉志丹,叔叔您知道嗎?”稚氣未脫的話語中充滿了自豪感。

  江西省南昌市將“八一”符號融入城市血脈——
  “八一”,一座英雄城的紅色名片
  ■江賽清  張富華

  92年前,南昌起義一聲槍響,宣告了新型人民軍隊的誕生。從此,中國革命的歷史掀開了嶄新的一頁。時間洪流滾滾而逝,城市飛速發展霓虹閃爍,在江西南昌這座英雄城,“八一”符號永久鐫刻在這里,成為這座城市閃亮的紅色名片。
  人流如潮的八一廣場上,八一南昌紀念塔高高聳立;廣場旁邊是車水馬龍的八一大道,沿道西行不足千米就能看見八一公園;乘車從八一大橋通過,遠遠便可看見退役的南昌艦停在贛江大橋上游處……在南昌,以“八一”為名的建筑比比皆是,各種軍事歷史舊址和紀念館與居民樓交錯而建。
  漫步南昌的大街小巷,“八一”的印記隨處可見。不少游客都為這里濃厚的革命歷史氛圍與隨處可見的軍事元素而驚喜。
  站在八一起義總指揮所——原江西大旅社樓下,筆者思緒被拉回到92年前:打響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第一槍前,周恩來不辭辛苦地籌劃和指導起義各項行動,房間的燈火經常通宵不滅;朱德戰前施妙計,把敵軍的幾名團長以喝酒打牌名義請去,后將他們扣留,致使敵軍群龍無首;葉劍英獲悉國民黨“清共”內幕,專程從廬山趕至九江報告敵人的陰謀;葉挺、賀龍得知這一情報后拒絕赴廬山開會,隨即率部開赴南昌……
  歲月悠悠,92載春秋已過。見證那段崢嶸歲月和先輩們偉大壯舉的灰色小樓,仍靜靜地矗立于南昌市繁華的中山路。喜慶禮堂右側,原起義軍總指揮部軍事參謀團辦公場所的9號房間里,案幾上擺放著一座鐘,指針還定格在南昌起義打響的時刻——1927年8月1日凌晨2時。
  跟隨游客的步伐,筆者來到贛江之濱的鳳凰洲市民公園,仿古觀光小火車、鐵軌、龍門吊等主題設施一應俱全。百年前,這里是南昌的首座火車站——牛行車站,也是南潯鐵路的終點站。1927年,參加南昌起義的部隊從這里下車,經輪渡跨贛江進駐南昌城。為紀念這段歷史,南昌市在鳳凰洲市民公園啟動了南昌牛行車站展示館項目,建軍90周年時修繕開放。周末時光,常常能看到市民扶老攜幼,在這里實地感悟八一南昌起義和人民軍隊誕生的光輝歷史。
  南昌的一街一景滿載著對革命歷史的回憶,先輩們英雄壯舉在南昌人民心中埋下的紅色基因種子,伴著崢嶸歲月已長成參天大樹,融入南昌這座城市的血脈之中。在南昌,當地人對大街小巷的“八一”符號耳熟能詳:清晨,老人在八一廣場鍛煉身體,很多年輕人駕車通過八一大橋上班,不少中學生吃完早飯后趕著去八一中學上學;傍晚,一家人同去八一公園散步納涼……“八一”早已融入這座英雄的城市,成為每個人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責編:溫漫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