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重庆幸运农场技巧
下載手機客戶端
首頁 >

世界以痛吻我 我愿報之以歌 ——特等傷殘軍人徐嘉慶的勵志人生

時間:2019-06-15  責編:耿龍  來源:中國軍網  作者:康子湛 宋子洵標簽:傷殘軍人 徐嘉慶

res01_attpic_brief

  照片中,一個身材瘦弱但腰板挺直的中年人端坐在椅子上,雙目緊閉,嘴角微微上揚,安詳的笑容寫滿面龐。他的身旁,正在和別人交談的妻子,輕輕地牽著他的一只手。

  “這個中年人名叫徐嘉慶,是一名特等傷殘軍人。”山東省膠州市阜安街道辦事處副主任王萍說,今年3月,膠州市退役軍人事務局正在開展退役軍人及其他優撫對象信息采集工作。身為二等功臣、特等傷殘軍人的徐嘉慶,被膠州市退役軍人事務局列為登門統計對象,給予特殊照顧。但徐嘉慶卻主動來到辦事處辦理相關手續,讓在場所有人為之動容。

  “您怎么來了呀?我們應該上門為您服務。”大家都圍過來問他。

  “你們最近太忙了,不能給你們添麻煩。”

  走近徐嘉慶,記者發現,這種自立自強,幾乎是徐嘉慶人生的真實寫照。

  “被炸傷的雙眼是戰場留給我的紀念”

  1983年,18歲的徐嘉慶參軍入伍。“當兵是我的夢想。從小看電影,最崇拜的就是戰斗英雄。”

  1984年底,徐嘉慶所在部隊接到任務將開赴前線,他被安排在后方養軍馬。

  “這可不行!我要上前線!”徐嘉慶找到了連長。

  “不行,戰斗班有班長,沒你的位置。”

  “那我就當戰士!只要能上前線就行!”

  1985年春節剛過,徐嘉慶如愿隨部隊到達邊境前線。他所在的班負責一段“C”形山脊的防御。對面是兩山之間的山坳,樹多,坡緩,便于攀爬,所以每天夜里都會有敵人試圖從這里突破,戰斗天天都會發生。

  1985年6月20日,雨夜。正在哨位執勤的徐嘉慶,突然聽到異響:敵人摸上來了。

  他立即開槍射擊,沖鋒槍打完了好幾排彈夾。激戰正酣,突然一道閃電劃過。

  “不好,暴露了!”徐嘉慶還沒來得及轉移位置,一枚手雷就伴著雷聲在他左前方幾步爆炸了。

  “當時只感覺臉上、眼睛往下流熱乎乎的東西,胳膊、腿也麻木了,不聽使喚。”因為之前在戰斗中也負過傷,而且在長時間隱蔽防御中手腳發麻是常有的情況,所以徐嘉慶沒有撤離,仍然摸黑用一只手換上彈夾,另一只手迅速向手雷投來的方向掃射一遍,直到對面沒了聲音,他才爬下哨位……

  再次醒來,他的眼前一片漆黑,渾身纏滿紗布。他從護士口中得知,自己雙眼被彈片擊傷,左臂橈神經被炸斷,雙腿亦有多枚彈片。

  25歲的花樣年華,徐嘉慶的世界卻變成了一片黑暗。

  “開始我很痛苦,不過后來我想通了,被炸傷的雙眼是戰場留給我的紀念。”堅強樂觀的徐嘉慶沒有被傷痛擊倒。

  1985年11月,徐嘉慶轉院至中國人民解放軍第135醫院進一步治療,不經意間收獲了愛情。在醫院為工友陪床的膠州姑娘江素鳳愛上了這個可親可敬、善良勇敢的戰斗英雄。徐嘉慶從江素鳳身上,也感受到了生活的希望和重新站起來的勇氣。

  1987年,他們步入婚姻殿堂。結婚之初,部隊給徐嘉慶在膠州市一個小區安排了一處60平方米的房子,市武裝部、婦聯、街道辦事處贈送了他們床鋪和幾件家具,岳母縫了幾床被子送來,加上他們買的鍋碗瓢盆和一個蜂窩煤爐子,小家就這樣“拼湊”起來。

  妻子去上班,徐嘉慶的生活靠岳母照顧,可他們的日子仍過得艱難。但徐嘉慶從沒向政府和部隊提過任何額外要求。在他看來,張口要救濟很丟人。

  但日子還要過下去。有一天,徐嘉慶決定做出一些改變。

  “眼睛雖然看不見了,但我可以用手觸摸光明”

  1990年,徐嘉慶走進青島盲人學校,學習中醫推拿。25歲的他面臨的最大困難,是要從零開始學習盲文。但在戰場上都沒有趴下的徐嘉慶,絕不輕易認輸。晚上同學們已經入睡,他還在練習,指尖都磨出了老繭。妻子帶著女兒去看他,摸著他的手指,心痛得流淚,徐嘉慶卻開玩笑說:“別擔心,我能行,學習比在戰場上打仗輕松多了!”

  課余時間,徐嘉慶和同學們互相練習推拿,體會推拿手法;周末休息,他一遍遍摸讀專業書籍,熟悉盲文……拿到青島市中醫執業資格證那天,他用手摸著上面凸出的文字,開心地笑了。

  3年的盲校生活,改變了徐嘉慶的眼界和格局,他不再只想著為家庭減輕負擔,還重新燃起了開創美好生活的希望。

  “眼睛雖然看不見了,但我可以用手觸摸光明。”1993年,他完成學業回到膠州,開辦了按摩保健所。

  說是按摩保健所,其實就是一間雜貨間,房間里堆滿了雜物,中間留有一小塊空地。“剛開業時一個月能有10個顧客就不錯了,有時甚至一個星期都沒有一個客人。”徐嘉慶說,當時生活特別困難,冬天燒的煤他都不舍得讓人送到家里,而是和妻子兩人拉著板車去拉,只為了節省5塊錢的運費。

  “來回十幾公里的路真是不好走,有一次下坡,老徐他看不見,在后面還使勁往前推,差點把我推倒。”回憶往事,徐嘉慶和妻子江素鳳都笑了,在場的聽眾卻哭了。

  世界上沒有天生的樂觀主義者,只有看清了生活的真相依然微笑面對的勇者。1997年,徐嘉慶只身遠赴深圳,參加深圳殘聯組織的推拿按摩培訓進修班。此后,他的推拿手法和技巧都得到很大提高。后來,在當地政府的幫助下,徐嘉慶的按摩保健所搬進了明亮寬敞的房屋,他的客人也逐漸多起來,最多的時候,一天能有十五、六個顧客。

  “我得到的已經夠多了,要懂得知足與感恩”

  按摩店的按摩床下,擺放著厚厚一大摞盲文書籍,沒顧客的時候,徐嘉慶經常會把書拿出來再學習一下,充充電。

  多年來,他先后自學了《中醫基礎理論》《中醫診斷》等十幾門課程。他還樂于接受新鮮事物,吹起了口琴,學會了盲人讀屏軟件,可以使用微信、滴滴打車等進行正常社交。

  “第一次看到徐嘉慶用微信,我十分驚訝。”經常來徐嘉慶店里聊天的市民韓先生回憶,那段時間他因為工作不順十分煩心,無意中發現徐嘉慶正用微信和朋友聊得不亦樂乎,那一瞬間他感到了“生活的魅力”,一掃內心陰霾。

  街坊鄰居都說,徐嘉慶就像一個太陽,別看他眼睛看不到,心里敞亮著呢。無論遇到什么煩心事,和他交流交流,一準讓你信心滿滿。靠近他的人,都會被他心里的陽光照亮。

  漸漸地,來徐嘉慶店里的人越來越多,還有人慕名前來拜師學藝。“我得到的已經夠多了,要懂得知足與感恩。”徐嘉慶總是毫無保留地將自己所學傾囊相授。

  “遇到師父前,真的感覺自己的人生一片灰暗。”盲人苑永梅告訴記者,在徐嘉慶的幫助下,她學會了盲文,學會了推拿,就連使用手機也是師父教會的。

  采訪中,記者發現徐嘉慶和苑永梅的手機是一個型號,手機里的軟件也一模一樣。“跟我師父用一樣的手機,上面的功能他搗鼓明白了,我也就跟著學會了!”苑永梅憨笑著解釋。

  徐嘉慶已連續多屆當選膠州市盲人協會會長,先后教授了十幾名盲人學習盲文,還幫助一些學習按摩的盲人去青島進修。無論是地方政府組織的殘疾人運動會,還是社會團體組織的愛心捐贈活動,都少不了他的身影。

  徐嘉慶對自己兩個孩子的教育十分嚴格。大女兒徐楠回憶,小時候鄰居老奶奶給她買了一根冰棍,恰好被父親聽到,回家就挨了一頓訓。

  “咱家雖然窮,但絕不能養成向別人伸手要東西的習慣。”正是在徐嘉慶的帶動和熏陶下,自強不息、知足常樂已經融入這個家庭的家風里。2014年,徐嘉慶的家庭榮獲“青島市首屆十大最美家庭”稱號。

  世界以痛吻我,我愿報之以歌。這半生,徐嘉慶走過的是一條不平凡的英雄之路,是一條充滿坎坷的自立之路,也是一條追逐光明的自強之路。

責編:耿龍

用戶評論